Cardas Clear Clear Speaker

Cardas Clear Clear Speaker
Clear Cygnus 喇叭線超越了其前身(Clear Light 喇叭線)的表現,並以同樣的價格提供更多的選項。

Clear Cygnus 喇叭線將Clear Speaker Cable的許多優點帶入,並以經濟實惠的價格讓消費者體驗到Cardas Clear系列的精隨,讓 Clear Cygnus 喇叭線有著更多的音樂性和準確性。

分類:

描述

大家都知道什麼是「黃金比例」,也就是1:1.618,這是自然界最完美的比例。 但是1:1的正方形不好嗎?正方形沒什麼不好,但人的眼睛就是喜歡黃金比例,所以電視螢幕的比例、相片底片的比例,當然還有美女的身材比例,其實都是黃金比例的應用。但前面所說的應用都是在視覺上的,聽覺上呢?據我所 知,把黃金比例應用在音響產品上的只有一家,就是美國的Cardas Audio(以下簡稱Cardas)。要知道要把線材內部結構依照「黃金比例」製作,可是一件非常「厚工」的事,而且就算這麼做了, 也有許多人會懷疑:真的跟聲音有關嗎?一切還是耳聽為憑吧!

取代Clear Light

上一次本刊評論Cardas的產品是336 期(2016年11月),經過了近兩年才又再一次評論,可能會讓很多人以為這家公司沒什麼活力,其實不然,這一陣 子Cardas可是推出了非常多的新產品,只是我們還沒機會報導罷了。去年2017 年更是Cardas成立的三十週年,他們推出了最頂級的三十週年紀念系列Clear Beyond線材,甚至還推出了一款「超越」Clear Beyond的Beyond XL電源線。 而在推出Clear Beyond的同時,他們也同時推出了取代本來中階系列Clear Light的Clear Cygnus(以下簡稱Cygnus) 系列產品,目前有訊號線、喇叭線、電源線以及唱臂線等四款產品,可說是 Cardas旗下「性價比」(c/p值)最高的 選擇。

頂級技術齊備

我這次試聽的就是Cygnus的喇叭 線,而Cardas旗下的喇叭線總共有九款,Cygnus位列第四,剛好在中 間,上面有Clear Beyond、Clear、Clear Reflection三款產品,所以要看出差異最好的方法就是與上回蘇雍倫寫的Clear Reflection做比較。

以同樣三米的長度來看,Clear Reflection的價錢差不多剛好是Cygnus 的兩倍,而Clear Reflection採用Cardas少見的黑色線身,而Cygnus則是標準的 Cardas「天空藍」線身,很好區別。根據原廠的說明,Clear Reflection以12股 11.5 AWG的Clear Reflection導體絞繞,而 Cygnus卻是2股9.5 AWG的Clear Light導 體,不過都有採用Cardas獨家的PFA介質、匹配傳導(Matched Propagation)、 黃金比例(Golden section)、交錯結構 (Cross-Field)、李茲線(litz)、完美 鏡像四軸結構(perfect mirror quadaxial construction),以及外層的Alcryn熱熔橡 膠批覆。換句話說,這兩款線的差異僅 在導體的等級與粗細比例,會造成聲音 表現的差異也是必然的結果。

最美的是中頻

一開始我就拿出鋼琴音樂來探究 「黃金比例」的奧妙,聆聽普萊亞演奏的貝多芬第29號「漢馬克拉維」鋼琴奏鳴曲(DG 4798353,環球),Cygnus的鋼琴琴音馬上讓我豎起耳朵,因為真的與我印象中的銅線非常不同。在普萊亞輕盈的運指之下,我聽到的琴音多了一份豐潤的美感,有厚度也有光澤。高音觸鍵聽起來不會剛硬,也不會有壓抑之 感,而是很自然的延伸,完全不會讓人 聽起來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簡單歸納兩個字,就是「自然」。鋼琴的低音觸鍵的量感非常充足,但卻不會過於肥厚,以致於形體渙散,而是剛好在凝聚與飽滿的平衡點上。不過這對喇叭線最美的還是中頻,不但有很好的厚度,還有豐富的細節,讓琴音聽起來就是多了一股高貴感。

接著拿出編制稍大的齊瑪曼指揮、演奏的蕭邦「第二號鋼琴協奏曲」,聆聽裡面的第二樂章,最讓我驚訝的是樂曲中一直處於背後的低音部聽起來竟是如此的清晰,用別的喇叭線就完全聽不到低音提琴的弦振,也許有時候有,但就沒有Cygnus聽起來這麼明顯。

大場面更顯平衡

最後聽巴倫波英與柏林國立樂團 (Staatskapelle Berlin)合作的布拉姆斯 「第三號交響曲」,可以聽到這一對喇叭線的通透感特別好,讓人聽到音場的縱深與寬闊,感覺就是非常「透明」, 這一點也與我平常所認識的「銅線」大不相同。難怪Cardas的老闆George Cardas 這麼喜歡Sky與Clear這兩個英文字,聽 過就會明白。 同時與前面的蕭邦「第二號鋼琴協 奏曲」一樣,都可以聽到非常明顯的低音弦振感受。在這樣大編制的樂曲中, 更能表現Cardas對於「平衡」兩字所下 的註解,就如同視覺不喜歡1:1的正方 形一樣,因為沒有變化,就會讓大腦感覺呆板。而「黃金比例」不僅給人一 種律動感,也讓音樂更豐富,人耳對於頻率的感知也不是完全線性的不是 嗎?Cygnus不但將交響曲中各聲部如實呈現,也讓各聲部的比例依照「黃金比例」再生,所以聽起來就非常平衡、非常自然。

請相信神奇的黃金比例

如果您有用過Ayre或Jeff Rowland的擴大機,一定會發現它們所用的喇叭端子上都有打著Cardas的鸚鵡螺商標,這款喇叭端子是我個人認為最棒的喇叭端 子,因為接觸面積最大,可惜的是它不能用香蕉插,這款端子的設計者就是 George Cardas。從這個地方就知道他是真的懂得好聲之道的人。如果下次再有誰說「黃金比例」跟聲音無關,您就請他聽聽看Cardas的線材吧!